您所在的位置: 品牌專(zhuān)欄
一文匯總2023ASCO婦科腫瘤關(guān)鍵臨床研究精要
2023-06-14
作者:吳濤
標簽:
其他
  
來(lái)源:婦產(chǎn)科網(wǎng)
瀏覽量:14307
2023年美國臨床腫瘤學(xué)會(huì )(ASCO)年會(huì )已于2023年6月6日在美國芝加哥落下帷幕。作為腫瘤領(lǐng)域最具權威性的年度盛會(huì ),婦科腫瘤領(lǐng)域也有多項重磅研究公布于眾,或將改變指南規范,影響臨床實(shí)踐,溫故知新,讓我們一起再回顧下這些最新研究。 卵巢癌 無(wú)論是在基礎還是臨床研究方面,熱點(diǎn)最多的當屬卵巢癌領(lǐng)域,今年ASCO大會(huì )婦科腫瘤三項LBA (Late Breaking Abstract) 研究,卵巢癌占兩席,一項是關(guān)于靶向葉酸受體α(FRα)的抗體藥物偶聯(lián)物(ADC)--- Mirvetuximab soravtansine(MIRV)在鉑耐藥卵巢癌中的應用III期臨床試驗結果;另外一項是卵巢癌一線(xiàn)治療中,化療基礎上PARP抑制劑聯(lián)合免疫治療,“最強藥物組合”療效增益。 LBA5507 Ⅲ期MIRASOL研究 MIRV是一種抗體藥物偶聯(lián)物(ADC),旨在靶向葉酸受體α(FRα),在既往的單臂臨床試驗中,入組106名FRα高表達鉑耐藥卵巢癌患者,結果顯示研究者評估的ORR為31.7%,遠高于歷史單藥化療有效率(4-13%),美國FDA在11月18日加速批準了MIRV用于鉑耐藥復發(fā)性卵巢癌的治療。 MIRASOL研究納入了453例患有鉑耐藥卵巢癌女性,這些患者的腫瘤FRα高表達。大多數患者 (62%) 之前使用過(guò)貝伐珠單抗,55%的患者使用過(guò)PARP抑制劑?;颊唠S機接受MIRV治療或研究者選擇的單藥化療(包括紫杉醇、聚乙二醇脂質(zhì)體多柔比星或拓撲替康)。 MIRV組的中位OS為16.46個(gè)月,化療組OS為12.75個(gè)月,MIRV組死亡風(fēng)險顯著(zhù)降低(HR=0.67;P=0.0046)。兩組中位PFS分別為5.62個(gè)月 vs. 3.98個(gè)月(HR=0.65;P<0.0001)。MIRV組研究者評估的ORR為42.3%,12例患者達到CR,而化療組ORR為15.9%,無(wú)患者達到CR。 值得注意的是MIRASOL試驗成功關(guān)鍵都在于選擇FRα高表達患者,何為高表達,FRα高表達:一個(gè)視野下2+染色強度的FRα染色陽(yáng)性細胞占比75%以上。在該試驗中,研究者使用Ventana FOLR1(FOLR1-2.1)CDx測定FRα陽(yáng)性狀態(tài)。 相信MIRASOL試驗,作為III期高質(zhì)量臨床試驗證據,效果超過(guò)傳統非鉑單藥化療,可能很快會(huì )改變NCCN指南,為鉑耐藥患者提供新的治療選擇。未來(lái),以后更多組合療法結果的出爐(MIRV+抗血管;MIRV+免疫;后線(xiàn)研究向前線(xiàn)用藥推薦)會(huì )給卵巢癌患者帶來(lái)更多希望。 LBA5506 DUO-O研究 DUO-O試驗旨在評估含鉑化療+度伐利尤單抗+貝伐珠單抗誘導治療后,使用奧拉帕利+度伐利尤單抗+貝伐珠單抗一線(xiàn)維持治療BRCAwt晚期卵巢癌的療效和安全性。研究將納入的受試者隨機分為3組,分別接受: 1組(化療+貝伐;378例);2組(化療+貝伐+度伐利尤單抗;374例):3組(化療+貝伐+度伐利尤單抗+奧拉帕利;378例)。 DUO-O試驗的設計 這里在解釋下分組信息:DUO-O研究的受試者均接受標準治療:即是用紫杉醇/卡鉑化療加貝伐單抗,隨后進(jìn)行貝伐單抗維持治療15個(gè)月,這也是組1——即對照組的治療方案。對第2組和第3組的患者,都在初始化療階段添加了度伐利尤單抗聯(lián)合化療,并在后續的維持治療方案中繼續使用24個(gè)月維持。對于第3組的患者,在第二組的基礎上添加了奧拉帕利到維持治療方案中。分組雖然復雜,只需記住第三組是奧拉帕利+度伐利尤單抗聯(lián)合組,第一組是對照組就行了。 結果顯示,對于新診斷的、未經(jīng)系統性治療的、無(wú)BRCA突變的晚期高級別上皮性卵巢癌患者,化療+貝伐+度伐利尤單抗一線(xiàn)治療、并以度伐利尤單抗+奧拉帕利維持治療,可以顯著(zhù)改善患者的PFS。在HRD+人群中,3組與1組的PFS分別為37.3個(gè)月和23.0個(gè)月(HR=0.49;95%CI 0.34–0.69;P<0.0001);在ITT人群中,3組與1組的PFS分別為24.2個(gè)月和19.3個(gè)月(HR=0.63;95%CI 0.52–0.76;P<0.0001)。安全性方面,約90%的患者完成了試驗方案。三組報告的不良反應率分別為34%、43% 和 39%;最常見(jiàn)的是中性粒細胞減少癥,三組間發(fā)生率差別不大。注:OS數據尚未成熟。 既往關(guān)于免疫治療在卵巢癌一線(xiàn)治療(JAVELIN-1OO試驗)和復發(fā)治療(NINJA試驗)均折戟沉沙,以失敗告終;另外大多數卵巢癌患者(70%左右)都是BRCA無(wú)突變患者,DUO-O研究證明了三聯(lián)療法對于一線(xiàn)BRCAwt患者的PFS結果有臨床和統計意義上的改善,擴展了PARP抑制劑的使用場(chǎng)景,也帶來(lái)了免疫治療治療卵巢癌的曙光。 宮頸癌 LBA5511 SHAPE 試驗 既往國內外指南對于IA2及IB1宮頸癌均推薦根治性切除包括廣泛宮頸切除或廣泛子宮切除,但對于這種歷經(jīng)120年余的標準術(shù)式,并未有RCT證實(shí)就比非根治手術(shù)NRS(Non-radical surgery)/保守型手術(shù)腫瘤學(xué)結局更好。 SHAPE研究是2012年加拿大癌癥試驗研究組織發(fā)起,歷時(shí)十余年,比較筋膜外子宮切除術(shù)加盆腔淋巴結切除術(shù)與根治性子宮切除術(shù)加盆腔淋巴結切除術(shù)的安全性和盆腔無(wú)復發(fā)生存率的非劣效隨機Ⅲ期研究。 SHAPE研究試驗設計:國際多中心的前瞻性隨機對照研究,非劣效設計。入組700例早期低危宮頸癌,試驗組實(shí)施單純子宮切除,對照組廣泛子宮切除,注意兩組都要接受淋巴結清掃或前哨淋巴結繪圖。 SHAPE研究定義早期低?;颊邩藴剩? 關(guān)鍵結果:3年無(wú)盆腔外復發(fā)生存期(98.1% vs 99.7%) ,總生存期 (99.1% vs 99.4%)在單純子宮切除組與根治性切除組相似。術(shù)后輔助治療方面,主要術(shù)接受放療或放化療,單純子宮切除組(9.2%),根治性子宮切除組(8.4%)單純子宮切除組除了泌尿系統并發(fā)癥更低,治療后生活質(zhì)量?jì)?yōu)勢更明顯,Qol量表評估,在自我癥狀,疼痛,性生活質(zhì)量指標方面單純子宮切除組優(yōu)勢更大。 先前ConCerv試驗提出的保守性手術(shù)(省略了宮旁和陰道上段切除),降低了手術(shù)難度、手術(shù)并發(fā)癥和后遺癥,提高患者術(shù)后的生活質(zhì)量,不影響以后,最新NCCN已采納此證據。SHAPE試驗提示我們,對于經(jīng)仔細評估的早期低危型宮頸癌患者,手術(shù)范圍小一點(diǎn),筋膜外全子宮+盆腔淋巴結/前哨淋巴結評估預后不差于標準的根治性子宮切除(增加宮旁組織及部分陰道的切除),且術(shù)后生活質(zhì)量更高。

評論(0)
精彩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