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景和院士談“緩和醫療”:最好的醫療就是人文關(guān)懷
2024-06-24
作者:郎景和院士
來(lái)源:協(xié)和醫學(xué)雜志
瀏覽量:1647
人們對緩和醫療的概念可能并不生疏,但對其認識尚且不夠,對其理解抑或存在較大偏頗。無(wú)論是醫生還是公眾,都需要加深對緩和醫療重要性的認識,同時(shí)更深入地踐行這一理念。 人文理念是緩和醫療的本源 所謂緩和醫療,是指對慢性疾病、不可自愈/難以治愈之癥、疾病晚期患者或年邁體弱者,醫療不力或救治無(wú)方,為尊重病患及其家人的意愿,為減輕其痛苦和癥狀,改善生命或生活質(zhì)量的一種醫療對策[1]。 事實(shí)上,疾病晚期患者臨近死亡(或稱(chēng)瀕死),是正常的生命過(guò)程。緩和醫療也是醫療過(guò)程,包含心理調適、營(yíng)養支持、癥狀緩解、康復保健、改善預后、慰藉家人等,與延長(cháng)生命并不矛盾。這些對策和措施,正是人文理念和人文關(guān)懷的體現,亦是醫學(xué)及緩和醫療的本源[2]。正如特魯多的墓志銘所闡述的,“有時(shí)是治愈,常常是幫助,而總是慰籍”。 “和緩是悉”,由來(lái)久矣。早在我國南朝,謝靈運的《山居賦》中即寫(xiě)道:“雷桐是別,和緩是悉”。雷、桐是古代的兩位藥學(xué)先祖,和、緩是古代兩位名醫,藥神辨識草藥之別,醫圣明確病患之悉。盡管如此,面對諸多疾病,往往神藥亦無(wú)力,圣醫亦無(wú)方。此時(shí),或者“古方治今病,和緩技亦窮”,或者人們還在留戀是否“如彼久病者,不敢忘和緩”還是“疏淪(音同藥)費雖多,尺寸皆有功”呢? 于是,我們必須承認,此時(shí)最好的醫療是人文關(guān)懷,即“和緩是悉”。這就是醫圣和、緩留給我們的無(wú)價(jià)財富與醫療真諦! 緩和醫療是終極關(guān)懷的實(shí)施 緩和醫療涉及兩個(gè)重要概念:臨終關(guān)懷(terminal care or hospice care)和終極關(guān)懷(ultimate concern)[3]。二者是不同的,臨終關(guān)懷更側重于具體的醫療措施,“臨終”二字又顯得狹隘、刺耳和難耐。而終極關(guān)懷則是對于生命的終極認識,比如生老病死、苦難痛殤。終極關(guān)懷其實(shí)是個(gè)哲學(xué)問(wèn)題,亦是我們現今慣常的所謂“三觀(guān)”(世界觀(guān)、人生觀(guān)、價(jià)值觀(guān)),這里側重于對生命、身體、生活、健康、疾病與死亡的認識、理解和態(tài)度。這是每個(gè)人都必須面對,且必然要經(jīng)歷和選擇的。 誕生或者死亡,發(fā)育或者缺陷,健康或者罹病,是科學(xué)的、生物學(xué)的、哲學(xué)的,也是自然的、宗教的、神秘的。醫學(xué)當然要遵循自然規律和生命規律,但也有可能打破生死的自然軌跡,從而誤導人類(lèi)抗拒必然的生命過(guò)程。問(wèn)題是作為醫者,我們需要真正理解什么是生命的意義,以及什么是死亡的意義?,F實(shí)中,我們確實(shí)在尋找消除病痛、延長(cháng)生命的藥物和方法,但也應該避免無(wú)意義的,甚至善意的擾亂。我們應該清楚地認識到,長(cháng)生不老、無(wú)疾而終、健康長(cháng)壽、萬(wàn)壽無(wú)疆,只不過(guò)是敬語(yǔ)和神話(huà)。 有了對于終極關(guān)懷的認識和理解,有了對于臨終關(guān)懷的具體辦法,我們對于緩和醫療就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和領(lǐng)會(huì ),也有助于更好地開(kāi)展緩和醫療工作??梢哉J為,終極關(guān)懷是臨終關(guān)懷或緩和醫療的目標和升華,臨終關(guān)懷或緩和醫療是終極關(guān)懷的體現和實(shí)施。 科學(xué)的認識論與醫學(xué)的發(fā)展觀(guān) 醫學(xué)是一個(gè)復雜的認知系統,是自然科學(xué)與社會(huì )科學(xué)或人文科學(xué)的結合。其關(guān)乎國家、民族、社會(huì )、家庭、個(gè)人健康及幸福。所謂“天地神圣,生命至上”。為此,我們要實(shí)施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所謂全生命周期,就是從生到死的人生各個(gè)階段?,F階段,緩和醫療可能更多實(shí)施于年長(cháng)者,但在生命的各個(gè)階段我們都會(huì )遇到不同的健康問(wèn)題,緩和醫療理念在這些階段具有同樣重要的意義。 醫學(xué)的認識和實(shí)踐有兩個(gè)明顯的特征:一是局限性,二是風(fēng)險性。所謂局限性,就是認知的局限,由于人體的復雜性以及人與環(huán)境(自然與社會(huì ))的交叉性,形成了諸多影響和變數。因此,我們對于疾病的認識和處理可能是局限的、片面的,甚至是錯誤的。二是風(fēng)險性,因為醫療的對象是活的人體,診斷、治療、藥物、手術(shù)等都會(huì )有風(fēng)險,是“危險的叢林”。先哲們告誡我們,臨床工作“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要“戒慎恐懼”。 近二三十年,醫學(xué)在其他各個(gè)學(xué)科,特別是在遺傳學(xué)、分子生物學(xué)、機械工藝學(xué)等技術(shù)的推動(dòng)下,于顛簸中快速發(fā)展。誠然,技術(shù)的進(jìn)步給醫療領(lǐng)域帶來(lái)了巨大推動(dòng)力,但也帶來(lái)了諸多問(wèn)題。過(guò)度診斷、過(guò)度治療,過(guò)分相信和依賴(lài)機器檢查及化驗報告,脫離臨床、脫離實(shí)際等的傾向日趨嚴重。數字化沖淡了醫學(xué)的人文觀(guān)念, 隔離了醫生與患者,這給臨床醫學(xué)帶來(lái)了巨大影響,卻也進(jìn)一步凸顯了緩和醫療的重要性。 小結 緩和醫療方興未艾,可以說(shuō)其是個(gè)幸運者,同時(shí)又是個(gè)逆行者。未來(lái),緩和醫療必須緊密聯(lián)系臨床,既要走到患者床邊去做面對面的具體工作,更要進(jìn)行多學(xué)科協(xié)作,共同管理患者全生命周期各個(gè)階段的各種問(wèn)題。無(wú)論是大醫院還是小診所,緩和醫療都同樣重要,都要踐行和發(fā)展這一理念。北京協(xié)和醫院是全國疑難重癥診療中心,是醫療、教學(xué)和科研的結合與轉化基地,應該在推動(dòng)緩和醫療發(fā)展中發(fā)揮引領(lǐng)和示范作用,因此任重而道遠。 緩和醫療不是一枝奇葩的花朵,而是一片關(guān)愛(ài)的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