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熱點(diǎn)

NEWS HOTSPOT

瀏覽更多
  • 20
    2023-01

    最全丨婦產(chǎn)科國際會(huì )議列表速覽

    婦產(chǎn)科國際會(huì )議列表速覽 婦產(chǎn)科 1. 2024.8.23丨2024年澳大利亞妊娠糖尿病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ADIPS2024)丨澳大利亞弗里曼特爾丨婦產(chǎn)科 2. 2024.9.11丨2024年北美更年期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NAMS2024)丨美國芝加哥丨婦產(chǎn)科 3. 2024.9.11丨2024年第29屆歐洲圍產(chǎn)醫學(xué)大會(huì )(ECPM2024)丨奧地利維也納丨婦產(chǎn)科 4. 2024.9.14丨2024年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生育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FSANZ2024)丨澳大利亞珀斯丨婦產(chǎn)科 5. 2024.9.15丨2024年第34屆世界婦產(chǎn)科超聲大會(huì )(ISUOG2024)丨匈牙利布達佩斯丨婦產(chǎn)科 6. 2024.9.16丨2024年第27屆國際外陰陰道疾病更新及世界大會(huì )(ISSVD2024)丨斯洛文尼亞盧布爾雅那丨婦產(chǎn)科 7. 2024.9.19丨2024年第15屆國際流產(chǎn)和避孕專(zhuān)業(yè)人士聯(lián)合會(huì )大會(huì )(FIAPAC2024)丨比利時(shí)布魯塞爾丨婦產(chǎn)科 8. 2024.9.20丨2024年第12屆亞洲子宮內膜異位癥大會(huì )(ACE2024/ASEA)丨印度尼西亞巴厘島丨婦產(chǎn)科 9. 2024.9.25丨2024年美國母胎醫學(xué)會(huì )全球大會(huì )(SMFM Global Congress)丨意大利羅馬丨婦產(chǎn)科 10.2024.10.15丨2024年英國皇家婦產(chǎn)科醫師學(xué)院世界大會(huì )(RCOG2024)丨阿曼馬斯喀特丨婦產(chǎn)科 11.2024.10.17丨2024年國際產(chǎn)科醫學(xué)會(huì )-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產(chǎn)科醫學(xué)會(huì )聯(lián)合科學(xué)大會(huì )(ISOM-SOMANZ2024)丨澳大利亞悉尼丨婦產(chǎn)科 12.2024.10.19 丨2024年第19屆世界更年期大會(huì )(IMS2024)丨澳大利亞墨爾本丨婦產(chǎn)科 13.2024.11.21 丨2024年第32屆世界婦產(chǎn)與不孕癥爭議大會(huì )(COGI2024)丨葡萄牙里斯本丨婦產(chǎn)科 婦瘤 1. 2024.07.11丨2024年第32屆日本乳腺癌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JBCS2024)丨日本仙臺丨腫瘤 2. 2024.7.18丨2024年第66屆日本婦科腫瘤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學(xué)術(shù)演講會(huì )(JSGO2024)丨日本鹿兒島丨腫瘤 3. 2024.9.11丨2024年第8屆世界乳腺癌爭議大會(huì )(CoBrCa2024)丨英國愛(ài)丁堡丨腫瘤 4. 2024.9.13丨2024年歐洲腫瘤內科學(xué)會(huì )(ESMO)年會(huì )丨西班牙巴塞羅那丨腫瘤 4. 2024.11.28丨2024年北歐婦科腫瘤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NSGO2024) 瑞典丨斯德哥爾摩丨腫瘤 5. 2024.12.10丨2024年第47屆圣安東尼奧乳腺瘤研討會(huì )(SABCS2024) 丨美國圣安東尼奧丨腫瘤 6. 2024.9.17丨2024年世界癌癥大會(huì )(WCC)丨瑞士日內瓦丨腫瘤 7. 2024.10.16丨2024年國際婦科癌癥學(xué)會(huì )全球會(huì )議(IGCS)丨愛(ài)爾蘭柏林丨腫瘤 8. 2024.11.12丨2024年第36屆國際乳頭瘤病毒大會(huì )與基礎科學(xué)、臨床和公共衛生研討會(huì )(IPVC)?丨英國愛(ài)丁堡丨腫瘤 9. 2024.12.6丨2024年歐洲腫瘤內科學(xué)會(huì )亞洲年會(huì )(ESMO Asia)??丨新加坡丨腫瘤 婦科內鏡 1. 2024.9.12丨第64屆日本婦科內鏡學(xué)會(huì )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丨日本東京丨婦科內鏡 2. 2024.9.18丨2024年第10屆歐洲陰道鏡聯(lián)合會(huì )歐洲大會(huì )(EFC2024)丨拉脫維亞里加丨婦科內鏡 3 .2024.10.27丨2024年第33屆歐洲婦科內鏡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ESGE2024)丨法國馬賽丨婦科內鏡 4. 2024.11.16丨2024年第53屆AAGL婦科微創(chuàng )手術(shù)全球大會(huì )(AAGL2024)丨美國新奧爾良丨婦科內鏡 其他 1. 2024.10.9丨2024年第69屆日本人類(lèi)遺傳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JSHG2024)丨日本札幌丨遺傳學(xué) 2. 2024.10.19丨2024年第80屆美國生殖醫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科學(xué)大會(huì )(ASRM2024) 丨美國丹佛丨生殖 3. 2024.11.5丨2024年美國人類(lèi)遺傳學(xué)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ASHG2024)丨美國丹佛丨生殖 4. 2024.11.14丨2024年第69屆日本生殖醫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JSRM2024)丨日本名古屋丨生殖 5. 2024.12.5丨2024年第17屆歐洲婦科泌尿協(xié)會(huì )年會(huì )(EUGA2024)丨捷克布拉格丨泌尿 6. 2025.3.25丨2025年第72屆生殖研究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SRI2025)丨美國夏洛特丨生殖
  • 05
    2024-07

    復發(fā)性宮頸癌首個(gè)ADC獲批,NEJM發(fā)布試驗結果

    宮頸癌是威脅女性生命健康最常見(jiàn)婦科惡性腫瘤之一。宮頸癌患者接受初始治療后,30%~50%會(huì )出現腫瘤復發(fā)或轉移,而復發(fā)或轉移性宮頸癌患者5年生存率僅為10%~20%。 2024年7月4日,《新英格蘭醫學(xué)雜志》(NEJM)發(fā)表對復發(fā)或轉移性宮頸癌患者應用替索單抗(tisotumab vedotin)二線(xiàn)或三線(xiàn)治療的全球多中心、開(kāi)放標簽、隨機對照、3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與研究者選擇的化療相比,替索單抗將總生存期延長(cháng)2個(gè)月(11.5個(gè)月 vs. 9.5個(gè)月),將死亡風(fēng)險降低30%。美國FDA已于2024年4月29日全面批準替索單抗用于化療期間或化療后疾病進(jìn)展的復發(fā)或轉移性宮頸癌,使其成為首個(gè)用于該人群二線(xiàn)及后線(xiàn)治療的ADC。 子宮頸癌是全球女性第四大常見(jiàn)的癌癥類(lèi)型[1],嚴重威脅女性健康,持續性高危HPV感染是子宮頸癌的主要病因。子宮頸癌的標準初始治療包括放療、化療和/或手術(shù)切除。然而,對于復發(fā)或轉移性子宮頸癌(r/mCC),治療選擇和治療效果較為有限,預后很差,5年總生存率不到19%[2,3]。在大多數情況下,r/mCC患者將依賴(lài)全身性治療,如以鉑類(lèi)為基礎的化療聯(lián)合貝伐珠單抗靶向治療。 近年來(lái),免疫治療的發(fā)展為部分子宮頸癌患者帶來(lái)希望,最近的兩項3期臨床試驗將帕博利珠單抗(PD-1抗體)或阿替利珠單抗(PD-L1抗體)免疫療法用于治療復發(fā)性子宮頸癌患者,使其總體生存獲益[4,5]。單藥使用西米普利單抗(cemiplimab)(PD-1抗體)在復發(fā)性子宮頸癌二線(xiàn)或后期治療中也顯示出總體生存獲益優(yōu)于化療[6],但復發(fā)性子宮頸癌仍然是一種致死性疾病,需要更多治療選擇。 組織因子在廣泛的實(shí)體腫瘤中異常表達,其在子宮頸癌中的表達水平為94%~100%[7-10],因此是抗體藥物偶聯(lián)物(ADC)的重要靶點(diǎn)。替索單抗(tisotumab vedotin)是一種正在研究的ADC,它由組織因子導向的人單克隆抗體與微管破壞劑MMAE(單甲基auristatin E)共價(jià)連接而成,遞送到靶細胞內后釋放MMAE,導致細胞周期阻滯和細胞凋亡。MMAE也可離開(kāi)靶細胞,進(jìn)入并殺傷鄰近腫瘤細胞,即發(fā)揮旁觀(guān)者細胞毒性[7]。 2021年4月,在一項2期單臂臨床試驗(innovaTV 204/GOG-3023/ENGOT-cx6)中[7],替索單抗作為復發(fā)性子宮頸癌患者的二線(xiàn)或三線(xiàn)治療顯示出顯著(zhù)且持久的抗腫瘤活性和良好耐受性,因此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于2021年9月加速批準,于2024年4月29日全面批準替索單抗用于化療期間或化療后疾病進(jìn)展的r/mCC,使其成為首個(gè)用于r/mCC患者二線(xiàn)及后線(xiàn)治療的ADC。 基于這些研究背景,Genmab和輝瑞公司啟動(dòng)了替索單抗用于r/mCC二線(xiàn)或三線(xiàn)治療的全球多中心、開(kāi)放標簽、隨機對照3期臨床試驗(innovaTV 301/ENGOT-cx12/GOG-3057),該試驗覆蓋27個(gè)國家168個(gè)研究中心,共招募502名既往接受過(guò)一種或兩種全身性治療方案的r/mCC患者。納入標準要求患者在標準雙藥化療±貝伐珠單抗和/或抗PD-1/-L1(如果符合條件且可用)藥物治療期間或治療后出現疾病進(jìn)展,美國東部腫瘤協(xié)作組(ECOG)體能狀態(tài)評分為0~1分,且有可測量病灶。 患者按1:1比例隨機分組,接受2.0 mg/kg q3w靜脈注射替索單抗治療或靜脈注射化療(托泊替康、長(cháng)春瑞濱、吉西他濱、伊立替康或培美曲塞),治療持續至出現不可接受的毒性或疾病進(jìn)展。主要終點(diǎn)是總生存期(OS),關(guān)鍵次要終點(diǎn)是研究者根據《實(shí)體瘤療效評價(jià)標準》(RECIST)v1.1評估的無(wú)進(jìn)展生存期(PFS)和客觀(guān)緩解率(ORR)。其他次要終點(diǎn)是起效時(shí)間、環(huán)境持續時(shí)間、安全性、副作用和患者報告的結局。
  • 25
    2024-06

    生育率一降再降!國家醫保局重整規范產(chǎn)科服務(wù)項目,拯救產(chǎn)科!

    生育是人生喜事,也是關(guān)系繁榮昌盛的家國大事。近年來(lái)隨著(zhù)晚婚晚育、優(yōu)生優(yōu)育現象和青年人婚育觀(guān)念的變化,產(chǎn)科成為醫療服務(wù)行業(yè)中備受挑戰的醫療機構科室,近年出現了多家醫院關(guān)停產(chǎn)科、婦產(chǎn)醫院倒閉轉型的社會(huì )新聞。今年二月婦產(chǎn)科專(zhuān)家、上海婦嬰保健院教授段濤主任發(fā)出“救救產(chǎn)科”的呼吁。 自2020年以來(lái),全國已有不少公立和民營(yíng)婦幼醫院的產(chǎn)科業(yè)務(wù)迎來(lái)關(guān)閉或優(yōu)化調整,一些業(yè)內人士聲稱(chēng)產(chǎn)科的寒冬到了,救救產(chǎn)科的呼聲引起了業(yè)界的共鳴。 6月15日,國家醫療保障局發(fā)布《產(chǎn)科類(lèi)醫療服務(wù)價(jià)格項目立項指南(試行)》,將各地原有產(chǎn)科類(lèi)醫療服務(wù)價(jià)格項目整合為30項,并將“分娩鎮痛”“導樂(lè )分娩”“親情陪產(chǎn)”等項目單獨立項。形象來(lái)說(shuō),規范整合產(chǎn)科類(lèi)價(jià)格項目,就是要把各地相對有特點(diǎn)的醫療服務(wù)項目“方言”變成全國統一的“普通話(huà)”。 過(guò)去,醫療服務(wù)價(jià)格項目由各省價(jià)格部門(mén)牽頭制定,各省之間價(jià)格項目不僅數量差異較大,價(jià)格項目名稱(chēng)等也有較大差異。 國家醫療保障局介紹,以難產(chǎn)接生為例,各地根據不同情形和方式,設立了產(chǎn)鉗助產(chǎn)、臀位助產(chǎn)、胎頭旋轉等多個(gè)價(jià)格項目,實(shí)際上這些項目技術(shù)難度、資源消耗比較接近。隨著(zhù)醫療技術(shù)發(fā)展,新的助產(chǎn)方式被逐步引入臨床,這種將具體操作與價(jià)格項目緊密綁定的立項方式,無(wú)法很好適應部分新技術(shù)的收費需求。因此,指南將資源消耗、技術(shù)難度等基本相當的項目歸為一類(lèi),各地原有產(chǎn)科類(lèi)醫療服務(wù)價(jià)格項目被整合為30項,以更好適應臨床實(shí)際。 同時(shí),指南單獨設立“分娩鎮痛”“導樂(lè )分娩”“親情陪產(chǎn)”項目,支持醫療機構提供以產(chǎn)婦為中心的人性化分娩服務(wù),鼓勵各地積極開(kāi)展鎮痛分娩服務(wù),支持有條件的醫療機構向孕產(chǎn)婦提供專(zhuān)業(yè)化的陪伴分娩、導樂(lè )分娩服務(wù)。 1、臨床對產(chǎn)科服務(wù)價(jià)格有哪些新要求? 從一線(xiàn)調研的情況來(lái)看,目前臨床實(shí)踐中對產(chǎn)科發(fā)展的需求,主要是體現在兩個(gè)方面:一是希望新增新的醫療服務(wù)價(jià)格項目;二是希望更好體現產(chǎn)科醫療技術(shù)勞務(wù)價(jià)值。 一方面,隨著(zhù)醫療技術(shù)發(fā)展、人口政策優(yōu)化、生育觀(guān)念進(jìn)步,近年不少醫療機構陸續推出一些更加人性化的產(chǎn)科醫療服務(wù),如“分娩鎮痛”等。實(shí)踐中,一些地方按照原來(lái)的椎管麻醉項目收費,醫療機構因無(wú)獨立的價(jià)格項目減少了提供的分娩鎮痛的積極性;一些地方則是因麻醉醫生數量有限,無(wú)法提供服務(wù),不能很好地滿(mǎn)足此類(lèi)生育醫療服務(wù)需求。因此,醫療機構希望明確有關(guān)價(jià)格政策方向,充分發(fā)揮價(jià)格調節資源配置的功能,引導醫療機構提供相關(guān)服務(wù),更好滿(mǎn)足無(wú)痛分娩等多元化生育服務(wù)需求。
  • 24
    2024-06

    郎景和院士談“緩和醫療”:最好的醫療就是人文關(guān)懷

    人們對緩和醫療的概念可能并不生疏,但對其認識尚且不夠,對其理解抑或存在較大偏頗。無(wú)論是醫生還是公眾,都需要加深對緩和醫療重要性的認識,同時(shí)更深入地踐行這一理念。 人文理念是緩和醫療的本源 所謂緩和醫療,是指對慢性疾病、不可自愈/難以治愈之癥、疾病晚期患者或年邁體弱者,醫療不力或救治無(wú)方,為尊重病患及其家人的意愿,為減輕其痛苦和癥狀,改善生命或生活質(zhì)量的一種醫療對策[1]。 事實(shí)上,疾病晚期患者臨近死亡(或稱(chēng)瀕死),是正常的生命過(guò)程。緩和醫療也是醫療過(guò)程,包含心理調適、營(yíng)養支持、癥狀緩解、康復保健、改善預后、慰藉家人等,與延長(cháng)生命并不矛盾。這些對策和措施,正是人文理念和人文關(guān)懷的體現,亦是醫學(xué)及緩和醫療的本源[2]。正如特魯多的墓志銘所闡述的,“有時(shí)是治愈,常常是幫助,而總是慰籍”。 “和緩是悉”,由來(lái)久矣。早在我國南朝,謝靈運的《山居賦》中即寫(xiě)道:“雷桐是別,和緩是悉”。雷、桐是古代的兩位藥學(xué)先祖,和、緩是古代兩位名醫,藥神辨識草藥之別,醫圣明確病患之悉。盡管如此,面對諸多疾病,往往神藥亦無(wú)力,圣醫亦無(wú)方。此時(shí),或者“古方治今病,和緩技亦窮”,或者人們還在留戀是否“如彼久病者,不敢忘和緩”還是“疏淪(音同藥)費雖多,尺寸皆有功”呢? 于是,我們必須承認,此時(shí)最好的醫療是人文關(guān)懷,即“和緩是悉”。這就是醫圣和、緩留給我們的無(wú)價(jià)財富與醫療真諦! 緩和醫療是終極關(guān)懷的實(shí)施 緩和醫療涉及兩個(gè)重要概念:臨終關(guān)懷(terminal care or hospice care)和終極關(guān)懷(ultimate concern)[3]。二者是不同的,臨終關(guān)懷更側重于具體的醫療措施,“臨終”二字又顯得狹隘、刺耳和難耐。而終極關(guān)懷則是對于生命的終極認識,比如生老病死、苦難痛殤。終極關(guān)懷其實(shí)是個(gè)哲學(xué)問(wèn)題,亦是我們現今慣常的所謂“三觀(guān)”(世界觀(guān)、人生觀(guān)、價(jià)值觀(guān)),這里側重于對生命、身體、生活、健康、疾病與死亡的認識、理解和態(tài)度。這是每個(gè)人都必須面對,且必然要經(jīng)歷和選擇的。 誕生或者死亡,發(fā)育或者缺陷,健康或者罹病,是科學(xué)的、生物學(xué)的、哲學(xué)的,也是自然的、宗教的、神秘的。醫學(xué)當然要遵循自然規律和生命規律,但也有可能打破生死的自然軌跡,從而誤導人類(lèi)抗拒必然的生命過(guò)程。問(wèn)題是作為醫者,我們需要真正理解什么是生命的意義,以及什么是死亡的意義?,F實(shí)中,我們確實(shí)在尋找消除病痛、延長(cháng)生命的藥物和方法,但也應該避免無(wú)意義的,甚至善意的擾亂。我們應該清楚地認識到,長(cháng)生不老、無(wú)疾而終、健康長(cháng)壽、萬(wàn)壽無(wú)疆,只不過(guò)是敬語(yǔ)和神話(huà)。 有了對于終極關(guān)懷的認識和理解,有了對于臨終關(guān)懷的具體辦法,我們對于緩和醫療就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和領(lǐng)會(huì ),也有助于更好地開(kāi)展緩和醫療工作??梢哉J為,終極關(guān)懷是臨終關(guān)懷或緩和醫療的目標和升華,臨終關(guān)懷或緩和醫療是終極關(guān)懷的體現和實(shí)施。 科學(xué)的認識論與醫學(xué)的發(fā)展觀(guān) 醫學(xué)是一個(gè)復雜的認知系統,是自然科學(xué)與社會(huì )科學(xué)或人文科學(xué)的結合。其關(guān)乎國家、民族、社會(huì )、家庭、個(gè)人健康及幸福。所謂“天地神圣,生命至上”。為此,我們要實(shí)施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所謂全生命周期,就是從生到死的人生各個(gè)階段?,F階段,緩和醫療可能更多實(shí)施于年長(cháng)者,但在生命的各個(gè)階段我們都會(huì )遇到不同的健康問(wèn)題,緩和醫療理念在這些階段具有同樣重要的意義。 醫學(xué)的認識和實(shí)踐有兩個(gè)明顯的特征:一是局限性,二是風(fēng)險性。所謂局限性,就是認知的局限,由于人體的復雜性以及人與環(huán)境(自然與社會(huì ))的交叉性,形成了諸多影響和變數。因此,我們對于疾病的認識和處理可能是局限的、片面的,甚至是錯誤的。二是風(fēng)險性,因為醫療的對象是活的人體,診斷、治療、藥物、手術(shù)等都會(huì )有風(fēng)險,是“危險的叢林”。先哲們告誡我們,臨床工作“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要“戒慎恐懼”。 近二三十年,醫學(xué)在其他各個(gè)學(xué)科,特別是在遺傳學(xué)、分子生物學(xué)、機械工藝學(xué)等技術(shù)的推動(dòng)下,于顛簸中快速發(fā)展。誠然,技術(shù)的進(jìn)步給醫療領(lǐng)域帶來(lái)了巨大推動(dòng)力,但也帶來(lái)了諸多問(wèn)題。過(guò)度診斷、過(guò)度治療,過(guò)分相信和依賴(lài)機器檢查及化驗報告,脫離臨床、脫離實(shí)際等的傾向日趨嚴重。數字化沖淡了醫學(xué)的人文觀(guān)念, 隔離了醫生與患者,這給臨床醫學(xué)帶來(lái)了巨大影響,卻也進(jìn)一步凸顯了緩和醫療的重要性。 小結 緩和醫療方興未艾,可以說(shuō)其是個(gè)幸運者,同時(shí)又是個(gè)逆行者。未來(lái),緩和醫療必須緊密聯(lián)系臨床,既要走到患者床邊去做面對面的具體工作,更要進(jìn)行多學(xué)科協(xié)作,共同管理患者全生命周期各個(gè)階段的各種問(wèn)題。無(wú)論是大醫院還是小診所,緩和醫療都同樣重要,都要踐行和發(fā)展這一理念。北京協(xié)和醫院是全國疑難重癥診療中心,是醫療、教學(xué)和科研的結合與轉化基地,應該在推動(dòng)緩和醫療發(fā)展中發(fā)揮引領(lǐng)和示范作用,因此任重而道遠。 緩和醫療不是一枝奇葩的花朵,而是一片關(guān)愛(ài)的森林。

手術(shù) · 會(huì )議

VIDEO

瀏覽更多

品牌專(zhuān)欄

BRAND COLUMN

瀏覽更多
指南共識
醫生手記
醫學(xué)哥德巴赫猜想
學(xué)術(shù)專(zhuān)題
專(zhuān)家觀(guān)點(diǎn)
學(xué)術(shù)前沿
醫聲醫視
婦瘤聚焦
例例可鑒

專(zhuān)家風(fēng)采

NTERVIEW WITH AN EXPERT

瀏覽更多
婦科
婦科腫瘤
婦科內分泌
產(chǎn)科
生殖醫學(xu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