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熱點(diǎn)

NEWS HOTSPOT

  • 20
    2023-01

    最全丨婦產(chǎn)科國際會(huì )議列表速覽

    婦產(chǎn)科國際會(huì )議列表速覽 婦產(chǎn)科 1. 2024.8.23丨2024年澳大利亞妊娠糖尿病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ADIPS2024)丨澳大利亞弗里曼特爾丨婦產(chǎn)科 2. 2024.9.11丨2024年北美更年期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NAMS2024)丨美國芝加哥丨婦產(chǎn)科 3. 2024.9.11丨2024年第29屆歐洲圍產(chǎn)醫學(xué)大會(huì )(ECPM2024)丨奧地利維也納丨婦產(chǎn)科 4. 2024.9.14丨2024年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生育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FSANZ2024)丨澳大利亞珀斯丨婦產(chǎn)科 5. 2024.9.15丨2024年第34屆世界婦產(chǎn)科超聲大會(huì )(ISUOG2024)丨匈牙利布達佩斯丨婦產(chǎn)科 6. 2024.9.16丨2024年第27屆國際外陰陰道疾病更新及世界大會(huì )(ISSVD2024)丨斯洛文尼亞盧布爾雅那丨婦產(chǎn)科 7. 2024.9.19丨2024年第15屆國際流產(chǎn)和避孕專(zhuān)業(yè)人士聯(lián)合會(huì )大會(huì )(FIAPAC2024)丨比利時(shí)布魯塞爾丨婦產(chǎn)科 8. 2024.9.20丨2024年第12屆亞洲子宮內膜異位癥大會(huì )(ACE2024/ASEA)丨印度尼西亞巴厘島丨婦產(chǎn)科 9. 2024.9.25丨2024年美國母胎醫學(xué)會(huì )全球大會(huì )(SMFM Global Congress)丨意大利羅馬丨婦產(chǎn)科 10.2024.10.15丨2024年英國皇家婦產(chǎn)科醫師學(xué)院世界大會(huì )(RCOG2024)丨阿曼馬斯喀特丨婦產(chǎn)科 11.2024.10.17丨2024年國際產(chǎn)科醫學(xué)會(huì )-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產(chǎn)科醫學(xué)會(huì )聯(lián)合科學(xué)大會(huì )(ISOM-SOMANZ2024)丨澳大利亞悉尼丨婦產(chǎn)科 12.2024.10.19 丨2024年第19屆世界更年期大會(huì )(IMS2024)丨澳大利亞墨爾本丨婦產(chǎn)科 13.2024.11.21 丨2024年第32屆世界婦產(chǎn)與不孕癥爭議大會(huì )(COGI2024)丨葡萄牙里斯本丨婦產(chǎn)科 婦瘤 1. 2024.07.11丨2024年第32屆日本乳腺癌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JBCS2024)丨日本仙臺丨腫瘤 2. 2024.7.18丨2024年第66屆日本婦科腫瘤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學(xué)術(shù)演講會(huì )(JSGO2024)丨日本鹿兒島丨腫瘤 3. 2024.9.11丨2024年第8屆世界乳腺癌爭議大會(huì )(CoBrCa2024)丨英國愛(ài)丁堡丨腫瘤 4. 2024.9.13丨2024年歐洲腫瘤內科學(xué)會(huì )(ESMO)年會(huì )丨西班牙巴塞羅那丨腫瘤 4. 2024.11.28丨2024年北歐婦科腫瘤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NSGO2024) 瑞典丨斯德哥爾摩丨腫瘤 5. 2024.12.10丨2024年第47屆圣安東尼奧乳腺瘤研討會(huì )(SABCS2024) 丨美國圣安東尼奧丨腫瘤 6. 2024.9.17丨2024年世界癌癥大會(huì )(WCC)丨瑞士日內瓦丨腫瘤 7. 2024.10.16丨2024年國際婦科癌癥學(xué)會(huì )全球會(huì )議(IGCS)丨愛(ài)爾蘭柏林丨腫瘤 8. 2024.11.12丨2024年第36屆國際乳頭瘤病毒大會(huì )與基礎科學(xué)、臨床和公共衛生研討會(huì )(IPVC)?丨英國愛(ài)丁堡丨腫瘤 9. 2024.12.6丨2024年歐洲腫瘤內科學(xué)會(huì )亞洲年會(huì )(ESMO Asia)??丨新加坡丨腫瘤 婦科內鏡 1. 2024.9.12丨第64屆日本婦科內鏡學(xué)會(huì )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丨日本東京丨婦科內鏡 2. 2024.9.18丨2024年第10屆歐洲陰道鏡聯(lián)合會(huì )歐洲大會(huì )(EFC2024)丨拉脫維亞里加丨婦科內鏡 3 .2024.10.27丨2024年第33屆歐洲婦科內鏡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ESGE2024)丨法國馬賽丨婦科內鏡 4. 2024.11.16丨2024年第53屆AAGL婦科微創(chuàng )手術(shù)全球大會(huì )(AAGL2024)丨美國新奧爾良丨婦科內鏡 其他 1. 2024.10.9丨2024年第69屆日本人類(lèi)遺傳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JSHG2024)丨日本札幌丨遺傳學(xué) 2. 2024.10.19丨2024年第80屆美國生殖醫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科學(xué)大會(huì )(ASRM2024) 丨美國丹佛丨生殖 3. 2024.11.5丨2024年美國人類(lèi)遺傳學(xué)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ASHG2024)丨美國丹佛丨生殖 4. 2024.11.14丨2024年第69屆日本生殖醫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JSRM2024)丨日本名古屋丨生殖 5. 2024.12.5丨2024年第17屆歐洲婦科泌尿協(xié)會(huì )年會(huì )(EUGA2024)丨捷克布拉格丨泌尿 6. 2025.3.25丨2025年第72屆生殖研究學(xué)會(huì )年會(huì )(SRI2025)丨美國夏洛特丨生殖
  • 17
    2024-07

    吳小華教授當選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整合婦科腫瘤委員會(huì )首屆執行主任

    2024年6月22日,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整合婦科腫瘤委員會(huì )在2024 CACA整合婦科腫瘤大會(huì )上正式成立。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趙勇主持成立儀式。 經(jīng)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組織部任命,中國工程院院士樊代明院士擔任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整合婦科腫瘤委員會(huì )主任,復旦大學(xué)附屬腫瘤醫院吳小華教授擔任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整合婦科腫瘤委員會(huì )執行主任,重慶大學(xué)附屬腫瘤醫院周琦教授、中國醫學(xué)科學(xué)院腫瘤醫院深圳醫院盛修貴教授擔任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整合婦科腫瘤委員會(huì )顧問(wèn),遼寧省腫瘤醫院王丹波教授、復旦大學(xué)附屬中山醫院史庭燕教授、浙江省腫瘤醫院朱滔教授、中山大學(xué)腫瘤防治中心劉繼紅教授、福建省腫瘤醫院孫陽(yáng)教授、北京大學(xué)深圳醫院李長(cháng)忠教授、河北醫科大學(xué)第四醫院李晶教授、中國醫學(xué)科學(xué)院腫瘤醫院李斌教授、山東大學(xué)齊魯醫院張師前教授、安徽醫科大學(xué)第一附屬醫院張梅教授、復旦大學(xué)附屬腫瘤醫院陸海燕教授、中山大學(xué)孫逸仙紀念醫院林仲秋教授、復旦大學(xué)附屬腫瘤醫院柯桂好教授、復旦大學(xué)附屬婦產(chǎn)科醫院徐叢劍教授、遼寧中醫藥大學(xué)附屬醫院高宏教授(按姓氏筆畫(huà)排序)擔任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整合婦科腫瘤委員會(huì )副主任。復旦大學(xué)附屬腫瘤醫院溫灝教授擔任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整合婦科腫瘤委員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 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理事長(cháng)、中國工程院院士樊代明院士對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整合婦科腫瘤委員會(huì )的成立表示祝賀。他指出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在過(guò)去40年對中國腫瘤學(xué)科發(fā)展、診療水平提升等方面有重大貢獻,未來(lái)將在提升我國學(xué)術(shù)成果質(zhì)量與國際影響力、全方面提升腫瘤診療水平以及促進(jìn)疾病知識科普等方面不斷努力?;诖?,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整合婦科腫瘤委員會(huì )將整合各個(gè)婦科腫瘤相關(guān)系列專(zhuān)委會(huì )開(kāi)展學(xué)術(shù)工作,同時(shí)聯(lián)合防篩委員會(huì )等其他委員會(huì )展開(kāi)學(xué)術(shù)合作。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整合婦科腫瘤委員會(huì )應當在促進(jìn)學(xué)術(shù)傳播、領(lǐng)導婦科腫瘤相關(guān)系列專(zhuān)委會(huì )、新指南編撰、提出學(xué)術(shù)探索方向以及制定未來(lái)工作計劃方面起到引領(lǐng)作用。 在成立儀式現場(chǎng),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趙勇致辭。他表示,2024 CACA整合婦科腫瘤大會(huì )是開(kāi)創(chuàng )性、真正意義上的整合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秉承著(zhù)「腫瘤防治,贏(yíng)在整合」的學(xué)術(shù)發(fā)展理念,具體到工作層面則是“全人、全科、全息、全程”。對于各個(gè)學(xué)科,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開(kāi)創(chuàng )性探索了學(xué)科前沿、指南建設雙引擎的工作模式。 在學(xué)科發(fā)展方面,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為學(xué)術(shù)成果發(fā)表、成果推廣、成果鑒定、成果評獎等領(lǐng)域提供支持。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旗下系列期刊共有35種,可以為各個(gè)學(xué)科領(lǐng)域的原創(chuàng )學(xué)術(shù)成果發(fā)表提供平臺。同時(shí),在中國科協(xié)的指導下,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每年編撰腫瘤學(xué)科發(fā)展報告,推廣學(xué)術(shù)領(lǐng)域前沿進(jìn)展。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還會(huì )對學(xué)術(shù)成果進(jìn)行權威、官方的鑒定,促進(jìn)未來(lái)產(chǎn)學(xué)研轉化。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還對優(yōu)秀學(xué)術(shù)成果提供評獎激勵。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科技獎是經(jīng)國家科技部批準的全國腫瘤醫學(xué)領(lǐng)域唯一的社會(huì )科技獎勵,可直推國家獎?;谝陨?項工作,可梳理疾病領(lǐng)域前沿的學(xué)術(shù)成果,并沉淀到新的CACA指南編寫(xiě)。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秘書(shū)處建立了“成果庫”“知識庫”“人才庫”等五庫,六大培訓基地以及“進(jìn)校園”“中國行”等12個(gè)指南推廣模塊,以驗證學(xué)術(shù)成果的有效性。 學(xué)科前沿、指南建設雙引擎工作模式的實(shí)行,需要在成立細分學(xué)術(shù)專(zhuān)委會(huì )的基礎上,再成立工作委員會(huì )。工作委員會(huì )執行總會(huì )、理事會(huì )的學(xué)科發(fā)展任務(wù),聯(lián)動(dòng)協(xié)調各個(gè)專(zhuān)委會(huì )及基地醫院、信息化平臺以及媒體資源。工作委員會(huì )的任期為5年,與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理事會(huì )同時(shí)換屆和成立。工作委員會(huì )的組織架構由總會(huì )任命。樊代明院士擔任各工作委員會(huì )主任。執行主任由各西醫專(zhuān)委會(huì )的主委擔任;副主任由各相關(guān)專(zhuān)業(yè)委員會(huì )主委擔任,也可舉薦其他權威專(zhuān)家;工作委員會(huì )委員由各專(zhuān)業(yè)委員會(huì )的副主委擔任。工作委員會(huì )可以設立秘書(shū)處,可獨立立項開(kāi)展相關(guān)學(xué)術(shù)工作。鑒于吳小華教授在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第六屆婦科腫瘤專(zhuān)委會(huì )主委任期期間,工作成效顯著(zhù),連續三年獲得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優(yōu)秀專(zhuān)業(yè)委員會(huì )的榮譽(yù),經(jīng)總會(huì )研究決定,并經(jīng)辦公會(huì )通過(guò),任命吳小華教授擔任首屆整合婦科腫瘤委員會(huì )執行主任。預祝中國抗癌協(xié)會(huì )整合婦科腫瘤專(zhuān)委會(huì )在吳小華教授帶領(lǐng)下,各位專(zhuān)家積極參與,繼續為婦科腫瘤學(xué)科發(fā)展與診療水平提升方面取得累累碩果。
  • 08
    2024-07

    中國聲音丨全球首次發(fā)現!華科大最新成果登上Cell!

    全球首次發(fā)現卵巢癌免疫治療新靶點(diǎn),為卵巢癌提供全新的免疫治療方案。7月5日,國際頂尖期刊《細胞》(Cell)在線(xiàn)刊登了華中科技大學(xué)同濟醫學(xué)院附屬同濟醫院最新研究成果 該成果為同濟醫院馬丁院士、高慶蕾教授、方勇教授聯(lián)合美國梁晗教授團隊關(guān)于卵巢癌治療的研究論文“卵巢癌新輔助PARP抑制劑或化療揭示同源重組缺陷型腫瘤治療新靶點(diǎn)——eTreg細胞”。這是中國婦科腫瘤專(zhuān)家的研究成果首次榮登《細胞》。 該研究通過(guò)前瞻性臨床試驗的多組學(xué)數據分析,首次揭示了同源重組修復缺陷(HRD)與完整(HRP)卵巢癌在腫瘤微環(huán)境層面的差異。實(shí)驗數據證明了口服單藥PARP抑制劑尼拉帕利在高級別漿液性卵巢癌治療中的有效性,以及將其作為新輔助治療策略的潛力。此外,研究團隊還提出了尼拉帕利與CCR8單抗聯(lián)合使用,以清除eTreg細胞為目標的HRD腫瘤免疫治療方案,這一創(chuàng )新策略為高漿卵巢癌的精準治療開(kāi)辟了新的路徑。 卵巢癌長(cháng)期位列女性惡性腫瘤前十位,被稱(chēng)為女性的“沉默殺手”,其早期發(fā)病隱匿,絕大部分發(fā)現時(shí)已到晚期。其中,高漿卵巢癌占卵巢癌的70%,與多種惡性實(shí)體腫瘤受益于新型靶向或免疫療法不同,臨床難以手術(shù)切凈的高漿卵巢癌的標準治療策略依舊是鉑類(lèi)新輔助化療,其雖然早期響應率較高,但后期容易耐藥,五年生存率長(cháng)期停滯在30%,患者預后效果亟待改善。
  • 05
    2024-07

    復發(fā)性宮頸癌首個(gè)ADC獲批,NEJM發(fā)布試驗結果

    宮頸癌是威脅女性生命健康最常見(jiàn)婦科惡性腫瘤之一。宮頸癌患者接受初始治療后,30%~50%會(huì )出現腫瘤復發(fā)或轉移,而復發(fā)或轉移性宮頸癌患者5年生存率僅為10%~20%。 2024年7月4日,《新英格蘭醫學(xué)雜志》(NEJM)發(fā)表對復發(fā)或轉移性宮頸癌患者應用替索單抗(tisotumab vedotin)二線(xiàn)或三線(xiàn)治療的全球多中心、開(kāi)放標簽、隨機對照、3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與研究者選擇的化療相比,替索單抗將總生存期延長(cháng)2個(gè)月(11.5個(gè)月 vs. 9.5個(gè)月),將死亡風(fēng)險降低30%。美國FDA已于2024年4月29日全面批準替索單抗用于化療期間或化療后疾病進(jìn)展的復發(fā)或轉移性宮頸癌,使其成為首個(gè)用于該人群二線(xiàn)及后線(xiàn)治療的ADC。 子宮頸癌是全球女性第四大常見(jiàn)的癌癥類(lèi)型[1],嚴重威脅女性健康,持續性高危HPV感染是子宮頸癌的主要病因。子宮頸癌的標準初始治療包括放療、化療和/或手術(shù)切除。然而,對于復發(fā)或轉移性子宮頸癌(r/mCC),治療選擇和治療效果較為有限,預后很差,5年總生存率不到19%[2,3]。在大多數情況下,r/mCC患者將依賴(lài)全身性治療,如以鉑類(lèi)為基礎的化療聯(lián)合貝伐珠單抗靶向治療。 近年來(lái),免疫治療的發(fā)展為部分子宮頸癌患者帶來(lái)希望,最近的兩項3期臨床試驗將帕博利珠單抗(PD-1抗體)或阿替利珠單抗(PD-L1抗體)免疫療法用于治療復發(fā)性子宮頸癌患者,使其總體生存獲益[4,5]。單藥使用西米普利單抗(cemiplimab)(PD-1抗體)在復發(fā)性子宮頸癌二線(xiàn)或后期治療中也顯示出總體生存獲益優(yōu)于化療[6],但復發(fā)性子宮頸癌仍然是一種致死性疾病,需要更多治療選擇。 組織因子在廣泛的實(shí)體腫瘤中異常表達,其在子宮頸癌中的表達水平為94%~100%[7-10],因此是抗體藥物偶聯(lián)物(ADC)的重要靶點(diǎn)。替索單抗(tisotumab vedotin)是一種正在研究的ADC,它由組織因子導向的人單克隆抗體與微管破壞劑MMAE(單甲基auristatin E)共價(jià)連接而成,遞送到靶細胞內后釋放MMAE,導致細胞周期阻滯和細胞凋亡。MMAE也可離開(kāi)靶細胞,進(jìn)入并殺傷鄰近腫瘤細胞,即發(fā)揮旁觀(guān)者細胞毒性[7]。 2021年4月,在一項2期單臂臨床試驗(innovaTV 204/GOG-3023/ENGOT-cx6)中[7],替索單抗作為復發(fā)性子宮頸癌患者的二線(xiàn)或三線(xiàn)治療顯示出顯著(zhù)且持久的抗腫瘤活性和良好耐受性,因此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于2021年9月加速批準,于2024年4月29日全面批準替索單抗用于化療期間或化療后疾病進(jìn)展的r/mCC,使其成為首個(gè)用于r/mCC患者二線(xiàn)及后線(xiàn)治療的ADC。 基于這些研究背景,Genmab和輝瑞公司啟動(dòng)了替索單抗用于r/mCC二線(xiàn)或三線(xiàn)治療的全球多中心、開(kāi)放標簽、隨機對照3期臨床試驗(innovaTV 301/ENGOT-cx12/GOG-3057),該試驗覆蓋27個(gè)國家168個(gè)研究中心,共招募502名既往接受過(guò)一種或兩種全身性治療方案的r/mCC患者。納入標準要求患者在標準雙藥化療±貝伐珠單抗和/或抗PD-1/-L1(如果符合條件且可用)藥物治療期間或治療后出現疾病進(jìn)展,美國東部腫瘤協(xié)作組(ECOG)體能狀態(tài)評分為0~1分,且有可測量病灶。 患者按1:1比例隨機分組,接受2.0 mg/kg q3w靜脈注射替索單抗治療或靜脈注射化療(托泊替康、長(cháng)春瑞濱、吉西他濱、伊立替康或培美曲塞),治療持續至出現不可接受的毒性或疾病進(jìn)展。主要終點(diǎn)是總生存期(OS),關(guān)鍵次要終點(diǎn)是研究者根據《實(shí)體瘤療效評價(jià)標準》(RECIST)v1.1評估的無(wú)進(jìn)展生存期(PFS)和客觀(guān)緩解率(ORR)。其他次要終點(diǎn)是起效時(shí)間、環(huán)境持續時(shí)間、安全性、副作用和患者報告的結局。
  • 25
    2024-06

    生育率一降再降!國家醫保局重整規范產(chǎn)科服務(wù)項目,拯救產(chǎn)科!

    生育是人生喜事,也是關(guān)系繁榮昌盛的家國大事。近年來(lái)隨著(zhù)晚婚晚育、優(yōu)生優(yōu)育現象和青年人婚育觀(guān)念的變化,產(chǎn)科成為醫療服務(wù)行業(yè)中備受挑戰的醫療機構科室,近年出現了多家醫院關(guān)停產(chǎn)科、婦產(chǎn)醫院倒閉轉型的社會(huì )新聞。今年二月婦產(chǎn)科專(zhuān)家、上海婦嬰保健院教授段濤主任發(fā)出“救救產(chǎn)科”的呼吁。 自2020年以來(lái),全國已有不少公立和民營(yíng)婦幼醫院的產(chǎn)科業(yè)務(wù)迎來(lái)關(guān)閉或優(yōu)化調整,一些業(yè)內人士聲稱(chēng)產(chǎn)科的寒冬到了,救救產(chǎn)科的呼聲引起了業(yè)界的共鳴。 6月15日,國家醫療保障局發(fā)布《產(chǎn)科類(lèi)醫療服務(wù)價(jià)格項目立項指南(試行)》,將各地原有產(chǎn)科類(lèi)醫療服務(wù)價(jià)格項目整合為30項,并將“分娩鎮痛”“導樂(lè )分娩”“親情陪產(chǎn)”等項目單獨立項。形象來(lái)說(shuō),規范整合產(chǎn)科類(lèi)價(jià)格項目,就是要把各地相對有特點(diǎn)的醫療服務(wù)項目“方言”變成全國統一的“普通話(huà)”。 過(guò)去,醫療服務(wù)價(jià)格項目由各省價(jià)格部門(mén)牽頭制定,各省之間價(jià)格項目不僅數量差異較大,價(jià)格項目名稱(chēng)等也有較大差異。 國家醫療保障局介紹,以難產(chǎn)接生為例,各地根據不同情形和方式,設立了產(chǎn)鉗助產(chǎn)、臀位助產(chǎn)、胎頭旋轉等多個(gè)價(jià)格項目,實(shí)際上這些項目技術(shù)難度、資源消耗比較接近。隨著(zhù)醫療技術(shù)發(fā)展,新的助產(chǎn)方式被逐步引入臨床,這種將具體操作與價(jià)格項目緊密綁定的立項方式,無(wú)法很好適應部分新技術(shù)的收費需求。因此,指南將資源消耗、技術(shù)難度等基本相當的項目歸為一類(lèi),各地原有產(chǎn)科類(lèi)醫療服務(wù)價(jià)格項目被整合為30項,以更好適應臨床實(shí)際。 同時(shí),指南單獨設立“分娩鎮痛”“導樂(lè )分娩”“親情陪產(chǎn)”項目,支持醫療機構提供以產(chǎn)婦為中心的人性化分娩服務(wù),鼓勵各地積極開(kāi)展鎮痛分娩服務(wù),支持有條件的醫療機構向孕產(chǎn)婦提供專(zhuān)業(yè)化的陪伴分娩、導樂(lè )分娩服務(wù)。 1、臨床對產(chǎn)科服務(wù)價(jià)格有哪些新要求? 從一線(xiàn)調研的情況來(lái)看,目前臨床實(shí)踐中對產(chǎn)科發(fā)展的需求,主要是體現在兩個(gè)方面:一是希望新增新的醫療服務(wù)價(jià)格項目;二是希望更好體現產(chǎn)科醫療技術(shù)勞務(wù)價(jià)值。 一方面,隨著(zhù)醫療技術(shù)發(fā)展、人口政策優(yōu)化、生育觀(guān)念進(jìn)步,近年不少醫療機構陸續推出一些更加人性化的產(chǎn)科醫療服務(wù),如“分娩鎮痛”等。實(shí)踐中,一些地方按照原來(lái)的椎管麻醉項目收費,醫療機構因無(wú)獨立的價(jià)格項目減少了提供的分娩鎮痛的積極性;一些地方則是因麻醉醫生數量有限,無(wú)法提供服務(wù),不能很好地滿(mǎn)足此類(lèi)生育醫療服務(wù)需求。因此,醫療機構希望明確有關(guān)價(jià)格政策方向,充分發(fā)揮價(jià)格調節資源配置的功能,引導醫療機構提供相關(guān)服務(wù),更好滿(mǎn)足無(wú)痛分娩等多元化生育服務(wù)需求。
  • 24
    2024-06

    郎景和院士談“緩和醫療”:最好的醫療就是人文關(guān)懷

    人們對緩和醫療的概念可能并不生疏,但對其認識尚且不夠,對其理解抑或存在較大偏頗。無(wú)論是醫生還是公眾,都需要加深對緩和醫療重要性的認識,同時(shí)更深入地踐行這一理念。 人文理念是緩和醫療的本源 所謂緩和醫療,是指對慢性疾病、不可自愈/難以治愈之癥、疾病晚期患者或年邁體弱者,醫療不力或救治無(wú)方,為尊重病患及其家人的意愿,為減輕其痛苦和癥狀,改善生命或生活質(zhì)量的一種醫療對策[1]。 事實(shí)上,疾病晚期患者臨近死亡(或稱(chēng)瀕死),是正常的生命過(guò)程。緩和醫療也是醫療過(guò)程,包含心理調適、營(yíng)養支持、癥狀緩解、康復保健、改善預后、慰藉家人等,與延長(cháng)生命并不矛盾。這些對策和措施,正是人文理念和人文關(guān)懷的體現,亦是醫學(xué)及緩和醫療的本源[2]。正如特魯多的墓志銘所闡述的,“有時(shí)是治愈,常常是幫助,而總是慰籍”。 “和緩是悉”,由來(lái)久矣。早在我國南朝,謝靈運的《山居賦》中即寫(xiě)道:“雷桐是別,和緩是悉”。雷、桐是古代的兩位藥學(xué)先祖,和、緩是古代兩位名醫,藥神辨識草藥之別,醫圣明確病患之悉。盡管如此,面對諸多疾病,往往神藥亦無(wú)力,圣醫亦無(wú)方。此時(shí),或者“古方治今病,和緩技亦窮”,或者人們還在留戀是否“如彼久病者,不敢忘和緩”還是“疏淪(音同藥)費雖多,尺寸皆有功”呢? 于是,我們必須承認,此時(shí)最好的醫療是人文關(guān)懷,即“和緩是悉”。這就是醫圣和、緩留給我們的無(wú)價(jià)財富與醫療真諦! 緩和醫療是終極關(guān)懷的實(shí)施 緩和醫療涉及兩個(gè)重要概念:臨終關(guān)懷(terminal care or hospice care)和終極關(guān)懷(ultimate concern)[3]。二者是不同的,臨終關(guān)懷更側重于具體的醫療措施,“臨終”二字又顯得狹隘、刺耳和難耐。而終極關(guān)懷則是對于生命的終極認識,比如生老病死、苦難痛殤。終極關(guān)懷其實(shí)是個(gè)哲學(xué)問(wèn)題,亦是我們現今慣常的所謂“三觀(guān)”(世界觀(guān)、人生觀(guān)、價(jià)值觀(guān)),這里側重于對生命、身體、生活、健康、疾病與死亡的認識、理解和態(tài)度。這是每個(gè)人都必須面對,且必然要經(jīng)歷和選擇的。 誕生或者死亡,發(fā)育或者缺陷,健康或者罹病,是科學(xué)的、生物學(xué)的、哲學(xué)的,也是自然的、宗教的、神秘的。醫學(xué)當然要遵循自然規律和生命規律,但也有可能打破生死的自然軌跡,從而誤導人類(lèi)抗拒必然的生命過(guò)程。問(wèn)題是作為醫者,我們需要真正理解什么是生命的意義,以及什么是死亡的意義?,F實(shí)中,我們確實(shí)在尋找消除病痛、延長(cháng)生命的藥物和方法,但也應該避免無(wú)意義的,甚至善意的擾亂。我們應該清楚地認識到,長(cháng)生不老、無(wú)疾而終、健康長(cháng)壽、萬(wàn)壽無(wú)疆,只不過(guò)是敬語(yǔ)和神話(huà)。 有了對于終極關(guān)懷的認識和理解,有了對于臨終關(guān)懷的具體辦法,我們對于緩和醫療就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和領(lǐng)會(huì ),也有助于更好地開(kāi)展緩和醫療工作??梢哉J為,終極關(guān)懷是臨終關(guān)懷或緩和醫療的目標和升華,臨終關(guān)懷或緩和醫療是終極關(guān)懷的體現和實(shí)施。 科學(xué)的認識論與醫學(xué)的發(fā)展觀(guān) 醫學(xué)是一個(gè)復雜的認知系統,是自然科學(xué)與社會(huì )科學(xué)或人文科學(xué)的結合。其關(guān)乎國家、民族、社會(huì )、家庭、個(gè)人健康及幸福。所謂“天地神圣,生命至上”。為此,我們要實(shí)施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所謂全生命周期,就是從生到死的人生各個(gè)階段?,F階段,緩和醫療可能更多實(shí)施于年長(cháng)者,但在生命的各個(gè)階段我們都會(huì )遇到不同的健康問(wèn)題,緩和醫療理念在這些階段具有同樣重要的意義。 醫學(xué)的認識和實(shí)踐有兩個(gè)明顯的特征:一是局限性,二是風(fēng)險性。所謂局限性,就是認知的局限,由于人體的復雜性以及人與環(huán)境(自然與社會(huì ))的交叉性,形成了諸多影響和變數。因此,我們對于疾病的認識和處理可能是局限的、片面的,甚至是錯誤的。二是風(fēng)險性,因為醫療的對象是活的人體,診斷、治療、藥物、手術(shù)等都會(huì )有風(fēng)險,是“危險的叢林”。先哲們告誡我們,臨床工作“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要“戒慎恐懼”。 近二三十年,醫學(xué)在其他各個(gè)學(xué)科,特別是在遺傳學(xué)、分子生物學(xué)、機械工藝學(xué)等技術(shù)的推動(dòng)下,于顛簸中快速發(fā)展。誠然,技術(shù)的進(jìn)步給醫療領(lǐng)域帶來(lái)了巨大推動(dòng)力,但也帶來(lái)了諸多問(wèn)題。過(guò)度診斷、過(guò)度治療,過(guò)分相信和依賴(lài)機器檢查及化驗報告,脫離臨床、脫離實(shí)際等的傾向日趨嚴重。數字化沖淡了醫學(xué)的人文觀(guān)念, 隔離了醫生與患者,這給臨床醫學(xué)帶來(lái)了巨大影響,卻也進(jìn)一步凸顯了緩和醫療的重要性。 小結 緩和醫療方興未艾,可以說(shuō)其是個(gè)幸運者,同時(shí)又是個(gè)逆行者。未來(lái),緩和醫療必須緊密聯(lián)系臨床,既要走到患者床邊去做面對面的具體工作,更要進(jìn)行多學(xué)科協(xié)作,共同管理患者全生命周期各個(gè)階段的各種問(wèn)題。無(wú)論是大醫院還是小診所,緩和醫療都同樣重要,都要踐行和發(fā)展這一理念。北京協(xié)和醫院是全國疑難重癥診療中心,是醫療、教學(xué)和科研的結合與轉化基地,應該在推動(dòng)緩和醫療發(fā)展中發(fā)揮引領(lǐng)和示范作用,因此任重而道遠。 緩和醫療不是一枝奇葩的花朵,而是一片關(guān)愛(ài)的森林。
  • 22
    2024-06

    2024 ESMO | 林仲秋教授:奧拉帕利最大樣本真實(shí)世界數據發(fā)布

    無(wú)論在全球或是中國,卵巢癌的死亡數均在婦科惡性腫瘤排名第二。根據WHO的統計,2022年全球范圍內卵巢癌新發(fā)32.46萬(wàn),死亡20.70萬(wàn),較2020年的統計數據進(jìn)一步上升。提高卵巢癌患者長(cháng)期生存率,是所有婦科腫瘤專(zhuān)家和患者的共同愿望。奧拉帕利作為卵巢癌中的劃時(shí)代藥物,它在卵巢癌中的有效性已經(jīng)在多個(gè)III期臨床研究中得到證實(shí),并且于2018年在中國上市,獲批用于鉑敏感復發(fā)卵巢癌的維持治療,2019年獲批用于BRCAm的一線(xiàn)卵巢癌的維持治療,2022年獲批聯(lián)合貝伐珠單抗用于HRD陽(yáng)性的一線(xiàn)卵巢癌維持治療,為改善中國卵巢癌患者的生存現狀做出了卓越貢獻。但臨床研究結果并不能完全反映臨床實(shí)踐,以往的真實(shí)世界研究往往著(zhù)眼于療效數據的收集,而大量真實(shí)世界中應用奧拉帕利治療的安全性數據尚缺乏報道。 DIM是一項在中國開(kāi)展的真實(shí)世界研究,主要目的是觀(guān)察奧拉帕利在中國腫瘤患者中的臨床實(shí)踐,針對卵巢癌隊列,主要終點(diǎn)是6個(gè)月內的安全性,根據CTCAE5.0對AE進(jìn)行記錄和匯總。卵巢癌隊列結果在本次ESMO婦科腫瘤大會(huì )以poster形式進(jìn)行報告,此次中山大學(xué)孫逸仙紀念醫院婦科腫瘤專(zhuān)科林仲秋教授帶領(lǐng)我們一起解讀來(lái)自中國真實(shí)世界的聲音。
  • 21
    2024-06

    BMJ最新研究!艾司氯胺酮有效降低3/4產(chǎn)后抑郁風(fēng)險,為新媽媽保駕護航

    北京時(shí)間4月10日,麻醉鎮痛藥物艾司氯胺酮用于產(chǎn)后抑郁預防的研究結果在線(xiàn)發(fā)表于全球四大醫學(xué)期刊之一的《英國醫學(xué)雜志》(BMJ,2023年影響因子105.7)[1]。該研究由北京大學(xué)第一醫院麻醉科主任王東信教授發(fā)起,合作單位包括浙江大學(xué)醫學(xué)院附屬婦產(chǎn)科醫院、湖南省婦幼保健院、南京醫科大學(xué)附屬婦產(chǎn)醫院、北京大學(xué)第六醫院和Outcomes Research Consortium等。 艾司氯胺酮是常用的圍手術(shù)期麻醉鎮痛的藥物,于2017年11月向國家藥監局提交注冊申請,2019年11月在中國正式獲批上市。本項研究表明,對于有產(chǎn)前抑郁癥狀的產(chǎn)婦,在分娩后即刻靜脈輸注小劑量艾司氯胺酮(0.2 mg/kg)可以減少約3/4的產(chǎn)后42天抑郁發(fā)生風(fēng)險,并減少約1/4的持續性疼痛發(fā)生風(fēng)險;不良反應癥狀短暫且呈自限性、不需藥物干預。 這是首次在有產(chǎn)前抑郁癥狀的產(chǎn)婦群體中嘗試應用小劑量艾司氯胺酮預防產(chǎn)后抑郁,且獲得了令人驚喜的結果。此研究或可改變此類(lèi)患者的臨床管理模式,通過(guò)預防性治療減少患者產(chǎn)后抑郁發(fā)生率,從而改善產(chǎn)后抑郁可能導致的情緒低落、親子關(guān)系受損、工作和社交功能障礙,降低自殺或殺害嬰兒的發(fā)生率。
  • 20
    2024-06

    中國聲音丨堯良清教授:術(shù)中優(yōu)先處理血管,宮頸癌手術(shù)更安全

    宮頸癌是女性生殖系統常見(jiàn)的惡性腫瘤之一,在全球女性惡性腫瘤發(fā)病率中排名第四,而在中國,其發(fā)病率更是高居女性惡性腫瘤的第二位。對于早期宮頸癌,綜合運用手術(shù)、放化療等治療手段能夠取得較為滿(mǎn)意的療效。然而,對于晚期或復發(fā)性宮頸癌,治療選擇相對有限,患者的預后通常不容樂(lè )觀(guān)。在消除宮頸癌的歷程上,仍然任重而道遠。 近期,廣州醫科大學(xué)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堯良清教授團隊圍繞宮頸癌手術(shù)取得一系列突破性研究成果。 提出血管優(yōu)先理論 堯良清教授團隊在《J Minim Invasive Gynecol》(Q1)發(fā)表了題為“A Vascular Centered Surgical Approach to Radical Hysterectomy: Laparoscopic Anatomy of Pelvic Vascular System Revisited” 。 根治性子宮切除術(shù),作為婦科腫瘤治療中的一項高難度手術(shù),歷來(lái)在實(shí)施過(guò)程中面臨諸多挑戰。特別是在宮旁切除過(guò)程中,出血較難控制,而“術(shù)中出血”與“內臟損傷”往往相生相成,最終影響手術(shù)結果。堯良清教授提出了一種宮頸癌廣泛子宮切除的新思路——“血管優(yōu)先理論”,通過(guò)深入分析根治性子宮切除術(shù)中的骨盆血管系統,包括動(dòng)脈和靜脈系統,為手術(shù)提供了新的視角。堯良清教授采用手術(shù)視頻的形式,真實(shí)展示了手術(shù)過(guò)程中的關(guān)鍵步驟,系統地闡述了在手術(shù)中優(yōu)先處理血管系統的重要性。 他指出,術(shù)中對血管系統的優(yōu)先關(guān)注,有助于更清晰地顯示宮旁結構,從而有效降低術(shù)中失血量,提高手術(shù)安全性,以最小創(chuàng )傷完成腫瘤根治。堯良清教授的這一創(chuàng )新理念,有望為宮頸癌的手術(shù)治療提供了新的理論基礎和實(shí)踐指導,提高手術(shù)成功率并減少了患者術(shù)后恢復的難度,對于提升宮頸癌患者的治療效果具有重要的臨床意義。該項研究已在多個(gè)國際性和國家級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上進(jìn)行展示與匯報,其創(chuàng )新性、科學(xué)性以及臨床應用價(jià)值受到了行業(yè)內專(zhuān)家學(xué)者的廣泛認可與高度評價(jià)。 推動(dòng)專(zhuān)家共識制定 此外,由堯良清教授聯(lián)合北京協(xié)和醫院婦瘤中心向陽(yáng)教授、同濟大學(xué)附屬婦產(chǎn)科醫院婦瘤科王育教授、中山大學(xué)孫逸仙紀念醫院婦瘤科林仲秋教授、四川大學(xué)華西第二醫院婦科王平教授以及北京協(xié)和醫院放療科胡克教授等多位領(lǐng)域內權威專(zhuān)家共同發(fā)起并制定的《IIB期宮頸癌診治中國專(zhuān)家共識(2024)》重磅發(fā)布。鑒于婦科檢查的主觀(guān)性以及影像學(xué)檢查在診斷宮旁組織受侵方面的局限性,目前國際上對于IIB期宮頸癌的診斷與治療策略存在一定分歧,且對患者的推薦治療模式,如是否采用同步放化療或根治性全子宮切除術(shù)等,尚未形成統一標準。 本共識廣泛參考并借鑒了國際權威機構發(fā)布的宮頸癌診療指南,包括美國國家綜合癌癥網(wǎng)絡(luò )(NCCN)指南和國際婦產(chǎn)科聯(lián)盟(FIGO)指南等,同時(shí)結合了我國在該領(lǐng)域的既往研究與實(shí)踐經(jīng)驗,為提高我國IIB期宮頸癌的精準診斷和個(gè)體化治療決策提供重要的參考和借鑒。 回顧既往經(jīng)驗 改進(jìn)手術(shù)策略 堯良清教授的宮頸癌手術(shù)系列研究《重新審視根治性子宮切除術(shù)中的陰道旁組織——新見(jiàn)解優(yōu)化手術(shù)策略》即將在國際權威雜志上發(fā)表,該研究已在“第36屆ISGE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暨北京大學(xué)婦科腫瘤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國際論壇”中進(jìn)行提前匯報。在以往的醫學(xué)實(shí)踐中,陰道旁組織在根治性子宮切除術(shù)中的理解存在一些不明確之處,包括術(shù)語(yǔ)和定義的共識缺乏、解剖標志的一致性不足、主韌帶與骶韌帶關(guān)系的模糊,以及在手術(shù)中陰道旁組織切除范圍的不確定性。這些問(wèn)題的存在給婦瘤科醫生對于根治性手術(shù)的理解和實(shí)施上帶來(lái)了挑戰,也是對ⅡB宮頸癌手術(shù)望而卻步的重要原因之一。 為了解決這些難題,堯良清教授從成百上千例手術(shù)中總結經(jīng)驗,對根治性子宮切除術(shù)中陰道旁組織的術(shù)語(yǔ)和概念進(jìn)行重新定義,結合具體病例和手術(shù)視頻,直觀(guān)地展示了患者在手術(shù)前后的對比情況,闡明了該解剖學(xué)定義對手術(shù)過(guò)程的影響,并提出了降低術(shù)中出血風(fēng)險、優(yōu)化盆腔功能的改進(jìn)手術(shù)策略。 原衛生部副部長(cháng)、中華醫學(xué)會(huì )常務(wù)副會(huì )長(cháng)曹澤毅教授、伊朗德黑蘭法瑪尼醫院Adel Shervin教授對該研究成果表示了濃厚的興趣,并就IIB期宮頸癌手術(shù)的相關(guān)問(wèn)題展開(kāi)了熱烈而富有建設性的討論。 堯教授表示,深入理解并妥善處理該解剖結構對于提高宮頸癌根治性手術(shù)的精確度至關(guān)重要。這不僅能優(yōu)化手術(shù)流程和提升成功率,還將對ⅡB期宮頸癌手術(shù)既往認知提供重要補充,有望打破ⅡB期手術(shù)禁忌,為該類(lèi)患者提供更多的治療選擇。 國際期刊的同行評審專(zhuān)家對該研究成果的質(zhì)量和學(xué)術(shù)價(jià)值給予了高度認可,并評價(jià)其為一項歷史性的定義,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作為宮頸癌治療領(lǐng)域的權威專(zhuān)家,堯教授及其團隊一直致力于探索更為有效的診療方法,以期為患者提供更為精準、個(gè)性化的治療方案。目前,堯教授團隊在宮頸癌領(lǐng)域的系列研究工作正持續推進(jìn),讓我們期待他們的研究成果的發(fā)布,共同見(jiàn)證宮頸癌治療領(lǐng)域的新發(fā)展,為更多的患者帶來(lái)福音。
  • 19
    2024-06

    中國聲音丨 復旦大學(xué)吳小華團隊:塞納帕利有望成為晚期卵巢癌全人群一線(xiàn)維持治療新選擇

    聚二磷酸腺苷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劑作為一線(xiàn)化療后的維持治療可改善晚期卵巢癌婦女的無(wú)進(jìn)展生存期。Senaparib(塞納帕利)是一種PARP抑制劑,在包括卵巢癌在內的實(shí)體瘤患者的1期研究中顯示出抗腫瘤活性。 2024年5月15日,復旦大學(xué)吳小華團隊在Nature Medicine 在線(xiàn)發(fā)表題為“Senaparib as first-line maintenance therapy in advanced ovarian cancer: a randomized phase 3 trial”的研究論文,該研究進(jìn)行了一項隨機3期試驗,也表明Senaparib作為晚期卵巢癌的一線(xiàn)維持治療。多中心,雙盲,3期試驗FLAMES隨機(2:1) 404名晚期卵巢癌女性(國際婦產(chǎn)科聯(lián)合會(huì )III-IV期),對一線(xiàn)鉑類(lèi)化療的反應為Senaparib100 mg (n = 271)或安慰劑(n = 133),每天口服一次,持續2年。主要終點(diǎn)是通過(guò)盲法獨立中心評價(jià)的無(wú)進(jìn)展生存期。 在預先指定的中期分析中,Senaparib的中位無(wú)進(jìn)展生存期未達到,安慰劑的中位無(wú)進(jìn)展生存期為13.6個(gè)月(風(fēng)險比0.43,95%可信區間0.32-0.58;p < 0.0001)。在BRCA1和BRCA2突變或同源重組狀態(tài)定義的亞組中,Senaparib優(yōu)于安慰劑的益處是一致的。治療后出現≥3級不良事件的患者分別為179例(66%)和27例(20%)。無(wú)論BRCA1和BRCA2突變狀態(tài)如何,在接受一線(xiàn)鉑類(lèi)化療的晚期卵巢癌患者中,Senaparib與安慰劑相比顯著(zhù)提高了無(wú)進(jìn)展生存期,在同源重組亞組中觀(guān)察到一致的益處,并且耐受性良好。這些結果支持Senaparib作為一線(xiàn)化療反應后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維持治療。 卵巢癌仍然是一種致命的惡性腫瘤,在2020年,約占全球女性癌癥相關(guān)死亡人數的5%(超過(guò)20萬(wàn))。約55%的患者在診斷時(shí)表現為遠處病變。新診斷的晚期卵巢癌患者的標準治療是手術(shù)細胞減少和鉑類(lèi)化療。盡管一線(xiàn)化療后緩解率很高,但大多數患者在3年內復發(fā)。成功的維持治療可以延長(cháng)緩解期和延緩復發(fā),而不會(huì )惡化生活質(zhì)量。 Senaparib (IMP4297)是一種PARP-1和PARP-2抑制劑,具有新穎的化學(xué)結構,有助于良好的選擇性,降低脫靶電位,提高代謝穩定性。Senaparib在臨床前和臨床研究中顯示出較強的抗腫瘤活性。臨床前研究表明,Senaparib是一種有效的PARP-1和PARP-2抑制劑(體內約為olaparib的20倍),具有良好的選擇性和低脫靶不良反應的可能性。在I期臨床試驗中,Senaparib耐受性良好,安全性提高,治療窗口寬,并在晚期實(shí)體瘤患者,特別是卵巢癌患者(與非卵巢腫瘤相比)和BRCA突變(BRCAmut)疾病亞組患者中顯示出有希望的抗腫瘤活性。 在中期分析中,FLAMES試驗達到了其主要終點(diǎn),表明與安慰劑相比,Senaparib顯著(zhù)延長(cháng)了對一線(xiàn)鉑類(lèi)化療有反應的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無(wú)進(jìn)展生存期。在BRCAmut和BRCAwt亞組以及由同源重組狀態(tài)定義的亞組中,觀(guān)察到Senaparib比安慰劑明顯的無(wú)進(jìn)展生存獲益。Senaparib的臨床益處還包括延長(cháng)無(wú)化療間隔時(shí)間和第一次后續抗癌治療或死亡的時(shí)間。此外,Senaparib耐受性良好,無(wú)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征事件;急性髓系白血病少見(jiàn)(n = 1(<1%))。 在大約22個(gè)月的隨訪(fǎng)后,ITT人群的中位無(wú)進(jìn)展生存期為Senaparib組為NR,安慰劑組為13.6個(gè)月;無(wú)論是BICR還是研究者分析,與安慰劑相比,Senaparib與進(jìn)展或死亡風(fēng)險降低57%相關(guān)。在2年時(shí),Senaparib組63%的患者保持無(wú)進(jìn)展和存活;安慰劑組的相應比例為31%。Senaparib的益處在分析的亞組中是一致的,包括BRCAmut和BRCAwt疾病患者,無(wú)論對一線(xiàn)化療的反應深度(即完全或部分)。因此,對Senaparib的反應似乎并不僅僅由BRCA1和BRCA2突變的存在驅動(dòng)。在研究設計和與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溝通時(shí)(2019年上半年),沒(méi)有PARP抑制劑被批準作為卵巢癌患者一線(xiàn)化療反應后的維持治療,無(wú)論BRCA突變狀態(tài)如何。研究結果表明,Senaparib可能為BRCAmut和BRCAwt亞群提供臨床益處。同源重組狀態(tài)的探索性分析也顯示HRD患者和HRP患者均受益于Senaparib。 研究結果表明,與其他PARP抑制劑相比,senaparib的高效、良好耐受性和寬治療窗口允許腫瘤暴露于更高劑量,這可能導致卵巢癌患者(包括BRCAwt疾病患者)觀(guān)察到的改善結果。該研究的結果表明,與安慰劑相比,在廣泛的FIGO III-IV期卵巢癌患者群體中,在對一線(xiàn)鉑類(lèi)化療有反應后,無(wú)論反應的深度和BRCA1和BRCA2突變如何,Senaparib延長(cháng)了無(wú)進(jìn)展生存期,并且在同源重組狀態(tài)定義的亞組中是一致的。此外,無(wú)進(jìn)展生存期的改善對患者的生活質(zhì)量沒(méi)有明顯的不利影響。Senaparib表現出可容忍的安全性,沒(méi)有明顯的安全問(wèn)題。結果支持Senaparib作為一線(xiàn)化療反應后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維持治療。 原文鏈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24-03003-9